高职扩招100万人,也是改变就业供给端结构

发稿:江雪 审核:承泽恩 发布日期:2019-03-08

一边是很多人就业难,一边是高技能人才短缺——结构性失业问题需要来场“供给侧”改革。

  今年全国“两会”上,职业教育与技能人才培养,成了备受关注的议题。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到,要改革完善高职院校考试招生办法,鼓励更多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、下岗职工、农民工等报考,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。在3月7日的记者会上,财政部部长刘昆也表示,今年拟安排就业补助资金539亿元,同比增长14.9%;现代职业教育质量提升计划专项资金237亿元,同比增长26.6%。

  高职扩招不稀奇,但扩招100万人,显然超出了很多人意料——其扩张规模之大,实属罕见。有数据为证:近几年来,我国普通专科招生人数确实是与“年”俱增,2016年是343.21万,2017年是350.74万,2018年为368.83万,但只能说是“渐增”。2019年直接扩招100万人,堪称“猛增”。

  正因如此,业界解读时直接用上了“前所未有”字眼,还有专家称,这预示着职业教育的一场“大变革”,高职院校行将迎来暖春。

  乍看起来,很多高职院校已连续多年陷入“生源危机”,这会反向掣肘扩招100万人目标的实现。但扩招100万人,显然是将“招生”跟“稳就业”目标打通考量。正如教育学者姜大源所说,高职生源要从稳就业出发,从实体经济发展急需的技能人才出发,而非简单从应届生源考虑。在他看来,农民工2.87亿、退役军人0.57亿、残疾人0.85亿,这些人都需要掌握一技之长,稳定就业。

  从政策口径看,高职院校扩招的“箭头”,对准的也不只是高中毕业生。“鼓励更多退役军人、下岗职工、农民工等报考高职”,指向性很明显:高职生源要稳固“基本盘”,还要挖掘增量;高职院校定位也会改变,在为应届学生提供学历教育外,还将为更广泛的社会群体提供就业导向的教育服务。而职教质量提升专项资金同比增长26.6%,则为大幅扩招提供了资金支持。

  无论是高职扩招100万人,还是职教质量提升专项资金增加,都是应时顺势的政策举动。本质上,这是政策层面针对“结构性失业”的靶向发力。

  一边是很多人就业难,一边是高技能人才短缺——时下,“结构性失业”的问题正日益突出。人社部2018年的数据就显示,我国技能劳动者超过1.65亿人,占就业人员总量的21.3%,但其中高技能人才只有4791万人,仅占就业人员总量的6.2%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杨成长日前的说法,则对当下的结构性失业作了“补充说明”:我国当前正面临特有的“白领过剩”问题,“从当前经济发展阶段来看,实际上我们更需要技工、熟练工人和工程师,但这部分人群占比却比较少”。

  这就需要以“供给端”的优化弥补人才供需的结构性失衡。在这里面,扩大高技能人才的供给规模不可或缺。而以产教融合为特点、职业技能获取为直接目的、具有“技能+学历+就业”套读模式的职教,也理应用职业教育为更多人“加持”,包括为低技能劳动力“充电”,以对接市场对高技能人才的现实需求。

  所以说,高职扩招100万人,不单是着眼于高考生源各录取层次的平衡,更是稳就业“棋盘”里的重要落子。只有将含高职在内的职业教育充分激活,由其输出更多高技能人才,这既能在未来解决“结构性失业”,同时也是结构性增加就业供给,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足够的人力资源支撑。


作者:仲鸣

信息来源:新京报

北校区地址:安徽省芜湖市银湖北路62号 邮编:241006

南校区地址:安徽省芜湖市文津西路 邮编:241003

版权所有?澳门美高梅注册
皖公网安备 34020302000114号

皖ICP备05000975号-3